当前位置: > 全山石 > 徐芒耀跟导师全山石学画过程 让人崇敬与佩服

徐芒耀跟导师全山石学画过程 让人崇敬与佩服

1979年,导师全山石带徐芒耀他们去新彊写生。

这次新疆之行,让大家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让大家的油画艺术迈向了一个新的境界。

透过火车的车窗,窗外是晃动而过的戈壁滩、胡杨树林,明亮而望不见云影的天际,连很远的山上的一块小石头,都看得很清楚,能见度很好,紫外线在太阳光下,色彩反应是那么的明朗,细微的色彩变化都能看出来。所有这眼前的一切,很快就捕获了这些还处在震撼中的南方师生们的心灵。

一到新疆,导师全山石首先兴奋起来了,他告诉学生们,油画媒介本身擅长表现丰富的色彩的东西,新疆人在造型上接近欧洲人,在色彩上,看到新疆这里的色彩,就感觉到了欧洲,湛蓝的天空,碧绿的大地,这些色彩都是最适合油画表现的元素。所以说这里到处都是令人激动的绘画题材,鲜艳的色彩和明亮耀眼的光线,是一个“亚欧洲”的油画素材的宝库。然而,最令人激动的还是这里的人,可以直接从生活中捕捉形象,有感而发的写生,把画画当成像写日记一样,快速记录下你对生活的感受和理解。

当你很想画,又很有激情的时候,那个时候实际上能画的顺快与流畅,而且效果也往往会比较好。这种感受徐芒耀从导师身上体会到了。

一天,约好的模特没来,导师全山石说总不能空等着,就带他们到集市里去找写生模特。导师看到一位卖瓜的老汉:红鼻子,小小眼睛,戴着一个毡帽,就觉得这个形象很好,上去和他沟通,三言两语说好后,就在西瓜摊边上开工了。导师首先就进入了状态,把画箱放在地下,双膝跪在地上,就开始画了。

当时徐芒耀他们看得惊呆了,完全被导师的投入所吓倒。导师一边画一边用汉语比划,跟卖瓜老汉交谈,让老汉始终保持那种很饱满的精神,整整画了两个多小时,一幅作品《卖瓜老汉》就这样完成了。

倍受感染的徐芒耀他们,投入的写生热情就更大了。同时,大家对导师在新疆采用的迅速作画方式,很好奇。

在一次交流体会中,全山石说,自己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想对以往的创作手法和习惯进行改造,运用一种新的更自由、更单纯的绘画语言。

其实,到新疆之前,全山石考察了敦煌,他被这座中国传统艺术的宝库深深地打动了。而敦煌壁画则把他引向了解决这个问题的一条全新途径。

导师介绍了敦煌壁画的特点,其画面的表现方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线为主的,平面的;还有一种往往容易被人忽视的就是体块,以体块为主的。敦煌里面好几个洞窟的壁画是这种体块,这种体块的表现手法跟西方的油画是完全一体的。他认为敦煌壁画既与“水韵墨章”的传统中国画有着巨大的差异,又保持着民间艺术特有的简约、质朴的写意风格。他觉得运用这一风格,可以发挥出一种新的快速创作的油画技法,用大面积平涂的浓郁色彩,而不受体面限制的、舒展的“写”的风格,把中国的传统笔墨,尤其是那种笔性跟自己的绘画结合起来,同时又注意到绘画里的书写性。后来,这还真的成了全山石油画里面最大的特点。

在徐芒耀的眼中,全山石是一位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导师。

徐芒耀记得刚入学,一次在全老师的人体素描的长期作业课堂上,内容是画一个背靠在那里站着的老人人体素描。

全山石看了徐芒耀在画的作业说:“你有两个问题。”

“怎么了?”

“你这个背画得不对,我要看看你怎么把背搞好,还有这两条腿像两条带鱼。”导师说完就走了。

像带鱼,是什么意思呢?徐芒耀想带鱼不是软的嘛,说明两条腿画得没力道,在细看腿部的解剖结构,是有问题,原因找到了,徐芒耀就拼命修改,把两条腿搞好。导师走过来,还皱着眉头,说:“你背没搞好。”

徐芒耀为了这个背的问题画了一天,感觉还是不行。到了最后一天,导师对徐芒耀说:“还有一个小时噢,最后一节课了,我再过20分钟来看你,背还没搞好,你这幅画就失败了。”

徐芒耀有点傻了,导师还是那样并不告诉他背的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仍然是让他自己去找。突然,徐芒耀想到一个问题,模特站得很高,背的转折有问题,不是直面转折,各个部位的转折点不一样。徐芒耀就跑到模特背后,蹲在底下看,往上看肩膀是在哪个位置拐弯,肩胛骨在哪拐弯,腰部怎么拐弯,到盆骨那里怎么拐弯,看了几个点以后回来再画,再作画面调整。

这次导师看了后,说:“这次画对了。”

跟随全山石导师学习的过程充满了严峻的考验,每个学生都是如此。徐芒耀发现,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从研究生教室走出的人几乎都是愁眉苦脸的,一路上都还在苦苦思索。

等你问题解决以后,导师也不表扬你,只要他不出声了,说明你这个问题解决了。

听说在苏联的美术学院里导师讲的很少,都是当场亲自动手改给你看。而全山石对学生的作业当场修改的不多,通常是点到为止,很少有在课堂上修改作业。但正是这种提出问题,让自己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教学方法,无形之中训练了学生细致的观察和缜密的思考。

这方面在徐芒耀日后成为教师之后,尤其体会到这一点。有时觉得,向学生指出一些技法问题时,他们不一定能理解,你应分析问题之后让他自己去思考,让他自己去琢磨。做教师要注意如何让学生学会研究与探索的能力。我们说教育讲究“顺水推舟,因势利导”,这应该是教学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