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沙伟臣 > 素描高手的学习经验分享 帮你找到素描学习方向(上)

素描高手的学习经验分享 帮你找到素描学习方向(上)

每一个人都有特定的修炼模式,这个模式是由这个人遇到的老师决定的,越早期学生接受到的影响越明显,越早期学到的内容越容易成为学生基因里带的东西,这篇文章就是我在分析我自己的素描学习经历,修炼过程,分析我之所以是现在的我。


沃尔夫林写的那本《美术史的基本概念》中提到过5对范畴,其中第一条就是关于素描的,线描与涂绘,简单的讲线描与涂绘是两种造型理念,美术史的基本概念是我近几年才读到的,后来惊人的发现我学习素描的过程就是按照线描与涂绘的切换顺序来进行的。

历史中早期的北方文艺复兴是线描的造型方式,北方文艺复兴的造型方式在线描的循形上调子的,画面也是非常清晰的,不往模糊里画,丢勒和荷尔拜因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

荷尔拜因的造型方式就是线描的

这幅是我当时画的同班同学

十七岁的时候我在疯狂的画这种线描,每天逢人就画,要求别人给我做模特,我来画他们,当时并不觉得这是速写还是素描,对线条与形的敏感度就是这个时候提升上来的。

没有人能做模特我就画自画像,把自己画得很丑


到了素描的深入阶段我又开始上文所说的那种循形的方式,这种方式有点像汉斯·梅木灵的油画那样,循着形的去处理画面,这样的画面没有一丝一毫的虚,所有的细节都很清楚,很实在,其实我们中国的美术教育是拒绝这样去造型的,我们很讲究虚实,很讲整体“大关系”,但是像梅木灵这样的造型方式在整个欧洲和整个历史当中是地理范围相当大,持续的时间也是比较长的。这是在涂绘的方式没有觉醒的之前大行其道的造型方式。像梅木灵这样去造型是非常另类的

从这个局部中我们可以窥视到北方文艺复兴巨匠们的造型秘密

十八岁时的素描

比较有趣的是我的素描有相当长的周期是用的循形的造型原则,局部推着画,在局部上像爬山观景一般的塑造

这种逆向的造型方式在当时是很受排挤的,因为当时大多数老师的授课方式都是苏派的那种整体出发的方式,然而这种方式是先进入局部再整体调整,在当时这是非常让人无法接受的。当时我的这个富有开拓精神的老师就是张爱东,当时他就是趁着闲暇时间去北京的飞地艺术坊在中央美术学院教师王华祥那里学习的。这样的教学思路也是当时受飞地艺术坊的影响的。

画了一块衬布,却把衬布摆的跟个龙虾一样

很明显我当时对光影并不敏感,这时候画画并不会特别在意暗部的形状和暗部与暗部之间的变化,这一点与光影素描原则是严重相悖的,然而这些方式在我不自知的情况下却发挥得很好。在王华祥老师“将错就错”的口号下,真正做到这个程度才理解将错就错的精神,教学本无对错,只有高度不同。

布纹联系非常多,用布纹我联系到了人像上的敏感

我用油画临摹了丢勒的四使徒中的一个局部

这个时候我非常着迷于布纹,用布纹去探索形体,看起伏,看空间。通过布纹训练我也把自己的观察力练到了非常敏锐的程度,对色阶变化相当敏感,形体有转变颜色必然转变,这是当时我画画时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