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中国 > 冷军老师现场写生美女 扯下中国特色油画教学的遮羞布

冷军老师现场写生美女 扯下中国特色油画教学的遮羞布

背景:冷军老师昨天在华中师范大学做了精彩的写生表演,给学生示范如何用油画的的一次性画法画好人物。当然,油画颜料相对其他材料复杂,每个人对油画材料和技法的理解是不同的。但冷军老师还是给我们看到了,不同于大部分中国美术高校油画系所倡导提倡的写生方法。我们清醒地看到,苏联油画的材料问题,以及多年来中国艺术家对油画写生材料技法的自我提升,为何我们的高校硬是要,抱残守缺死守苏派教学法则不变呢?这次写生可谓彻底粉碎了,中国特色油画教学的遮羞布。

冷军老师为华中师范大学所作写生的全过程,体现了他对油画材料的熟练运用和惊人的写生技巧与速度。

追本溯源-------追忆欧洲油画写生和创作的往事:

十七世纪英国皇家美术学院通过写生,锤炼技巧积累素材,其乐融融。

我非常赞成徐芒耀老师在提到全山石老师时所讲的,“全山石老师让我吃到的是俄罗斯面包,在这个基础上我到巴黎美院吃到了法国面包。”说得非常实在,也很含蓄。从另一个字面上理解可以这么理解,同样是面包。俄罗斯的和欧洲的肯定不是一个味儿。如果再深究下去这问题就更明显了,打个比方,如果一个西方人,他要学习书法,但是不幸他学了日本书法,后来又去学中国书法,请问观众作何感想?跟我们先学了苏联油画后学了欧洲油画难道不是一回事?

东汉的庙堂书法《张迁碑》

早在西汉民间就流行草书,上图西汉皇象《急就章》局部,在唐代一直以前,有草书不入碑帖之说,可见当时对书法的写意性认识有所不足。如同早期油画对写生不够重视

日本书法家小野道风作品

中国书法家怀素作品。可看出其日本和中国书法的师承优劣。试问中国书法源远流长,学书法又何须问道日本,师法下流。

不用多说,自油画这种材料被发明以来,就存在写生画和创作画的区别,然而近代印象派之后,这种差别变得模糊。正如中国书法自古有正式写法和非正式写法,春秋战国时正式写法是金文篆书这些,非正式写法民间文书也流传草书,近年的考古发现早已证实。

北欧尼德兰画家用油画混和技法结合真人写生创造了一个神和人真实存在的世界。

油画在500年前作为最先进的传媒工具,加上科学的发展材料学透视学解剖学的发展,油画的发明人凡艾克即可画出非常写实精密的油画。同样当时也有很多快速记录的速写式的作品,有些是蛋彩有些是素描水彩,油画直接写生的技法并不流行,那是因为当时颜料的生产技术,以及对素描和色彩学的认识所造成的。

巴洛克时期画家鲁本斯为了大型创作,写生了很多精彩的油画人物。

鲁本斯的弟子安东尼.凡戴克,为肖像创作所画,所画的写生马的习作

庚斯博罗写生自己的女儿的习作

随着物质世界的发展,油画的速度越来越快,绘画感越励越强,巴洛克时代出现了很多精彩的写生习作。

到巴洛克时代末期,伟大的委拉斯凯兹运用完全用油画完成的办法成为了可以不适用坦培拉提白罩染混和技法的第一位油画大师,可以负责人的讲,委拉斯凯兹是第一位美术史上的油画写生狂。

宫廷画家委拉斯凯兹笔下的公主,模特,自画像,和皇帝菲利普四世

委拉斯凯兹写生他的仆人神采奕奕成为油画一次性画法的经典。

画家王冠智老师讲有一次讲:“看到委拉斯凯兹给国王画像腿的动作做出了巨大改动,画的一场生动,可以看出他是宠臣,国王给他做模特要站上半天写生”所言非虚。委拉斯凯兹还为了展示他的新成就当场写生他的仆人。为我们留下了不朽的大作。

德.拉图尔的画作细看其笔触写意感十足,十分耐看

现存于大都会美术馆的这幅委拉斯凯兹的习作局部看“写意味”十足,整体看精致细腻

华托《舟发西苔岛》作品同样有着极强的“写意味”

中国古代草书大师张旭的所谓《肚痛帖》,其实是其随手开的一副“药方”

众所周知在古代油画的表现形式是写实的,同时快速的画出来他又具备极大写意成分。正如我们中国书法家写书法,正书楷书要写,平时行文书信便签,草书行书也是常写(现存大量行书草书神品,都是在无意识的创作下,创作出来的,如“张旭的抓药方《肚痛帖》”王献之的《新妇地黄汤帖》也是药方,诸如此类等等)。

画家亚历山大卡巴内尔,和阿尔玛塔德玛的创作。

阿尔玛塔德玛的外光人物写生。

古代欧洲油画大师也一样,平时国王主教,权贵,买家交给他们任务的时候,往往是长期创作,作为正餐,但平时自己积累素材也会画一些草图草稿作为练习。这些草图草稿很多都是写生,起初是不被当作作品流通的,也不被重视。

直到19世纪中叶,照相机的发明,油画的写实功能削弱,人们开始更加关注,油画作品的生动性,写意味儿,油画语言的独特性。

创作局部

画家方丹拉图尔曾描绘印象派大师马奈当场写生左拉的场景,以上是其创作稿。

完成作品,可见方丹把写成做素材积累而作品并非全部靠写生直接完成。

爱德华·马奈《左拉肖像》1868年145×114cm藏于法国巴黎卢浮宫

 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1832.01.23 - 1883.04.30)是19世纪印象主义的奠基人之一,1832年出生于法国巴黎。他从未参加过印象派的展览,但他深具革新精神的艺术创作态度,却深深影响了莫奈、塞尚、凡高等新兴画家,进而将绘画带入现代主义的道路上。受到日本浮世绘及西班牙画风的影响,马奈大胆采用鲜明色彩,舍弃传统绘画的中间色调,将绘画从追求三元次立体空间的传统束缚中解放出来,朝二元次的平面创作迈出革命性的一大步。

  当马奈的画受官方和古典主义维护者的猛烈抨击时,年轻作家左拉勇敢地写评论为其辩护,他曾写道:“我们前一辈人嘲笑了库尔贝,到了今天,我们都在他的画前流连忘返;今天又在嘲笑马奈,将来又该在他的画前出神羡慕了。马奈先生一定是巨匠,我对此坚信不移。”马奈为报答左拉,特地在自己的画室为他画了这幅肖像。马奈有意在环境配置上安放有意义的画幅和书籍:诸如日本浮世绘、花鸟屏风、《奥林比亚》的印刷品,这都表明他们共同的艺术信条。书籍中有左拉的评论文集等,这些环境描绘向人们展示他们之间的友谊及左拉对他的支持。画面仍采用近乎平面化的单纯色块、强烈的明暗对比、不求圆浑的立体感,以最小限度的立体层次来造型,将画面主体部分的面孔、手和书本等置于光亮处,明暗之间没有过渡中间色调,以截然转换方式形成明和暗的强烈对比但并不生硬,反而衬托出主体部分更引人注目,以此画法来对抗古典主义传统造型方法。

马奈和方丹拉图尔都是库退尔的学生,马奈使用写生即兴的办法直接创作作品,向现代派绘画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当时的很多学院派画家十分重视素材积累的写生,很多作品造型严谨色彩细腻丰富,也不失为佳作。

法国画家柯罗作为风景画家把写生风景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虽然有时候他只是把写生当做素材积累,但这并不影响他画出了很多优秀的风景写生后世也可称为“伟大的作品”。

这个时候千篇一律的学院派创作,自然会削弱艺术作品的独特性。印象派画家的出现是的写生画提上了和创作同等的高度。问题又抛回来了,印象派之前写实主义浪漫主义自然主义难道就不写生吗?难道印象派之前的画家就不讲究色彩,笔触。当然不是,史料显示,即便是学院派画家,创作时用着古典主义的金科玉律,积累素材时写生的作品也相当丰富精彩。只不过在他们的观念里,画的不够细致达不到一定的标准,不被视作是一张完成的作品。而印象派画家恰恰在这个问题上引领了当时的时代潮流(详见印象派的大师的几则故事)。

印象派画家莫奈非常清醒自己做了什么,他通过写生的作品很多被堆积在画室里画上一两年,修改到很厚很丰富才拿出来。可见他甚至写生不是潦草的描摹。

他们油画的的绘画语言提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而绘画内容不再是传统文学性的东西。故而,从新古典主义到浪漫主义自然主义写实主义一代代画家的外光写生,越来越受到重视。产生了德拉克罗瓦库尔贝,米勒,杜比尼,柯罗,透纳,康斯太布尔等等一大批写生画家,印象派画家踏着他们的足迹将写生进行到底,把写生绘画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自然主义画家勒帕吉作品,其作品可谓是学院派刻画技巧与外光写生派色彩的完美结合。

自然主义画家莱米尔特写生作品

印象派出现之后,学院派艺术家受到启发,出现了自然主义代表画家勒帕吉等一批画家,坚持写生运用新发明的摄影术,同时结合学院派的材料技法,达到了自然主义绘画的巅峰。

佐恩作品

萨金特作品,可以看出其写生与创作的关系

索罗拉作品

波尔蒂尼作品

同时也有一批学院派画家,大量运用印象派外光色彩结合学院派直接画法的油画传统,形成了一批“写生狂人”其中几个代表画家,色彩浓郁丰富,造型简练流利,形成了达到了油画写生直接画法的高峰,这些代表画家有佐恩,萨金特,索罗拉,波尔蒂尼,曼奇尼等。特点是作品形色结合非常到位,写意与写实并存。

徐悲鸿所在的法兰西学院,的必修课写生人体习作,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锻炼学生的油画语言和表现力,同时学习写实油画必备的解剖学色彩学等。

学院派画家很多当时已经可以把写生画的很精彩。

上图为学院派画家梅索尼埃的创作,期间大量的马匹道具人物写生坚持数年之久,可谓是电影导演班的工作量。大作完成气势撼人,写生作品同样精彩。

同时在很多学院派画家的观念当中历史题材的完整创作才是他们所看重的。

俄罗斯写实主义画家列宾同样也受到欧洲学院派和印象主义写实主义的影响,完成了俄罗斯美术从古典主义学院派到现实主义的过度。

俄罗斯风景画大师列维坦同样深受欧洲影响。

这一代画家基本上算自然主义油画写生派的绝响了,在此之后,更多绘画不以自然主义为原则,大师们运用个人独特的语言创造出一个个独立的视觉王国。

梵高写生作品

纳比派大师博纳尔写生作品

写生油画曾经在古代作为创作的一种准备形式存在过,照相机发明之后进入工业革命时代,写生绘画作为油画语言的开发训练形式存在过。学院派将写生作为创作基础积累素材,抑或是训练某种画面技巧与能力,印象派画家则把写生看做创作的手段和源泉,现代派画家则把写生当成一种参照,有此写生也便成了中国自引进西方绘画以来的必修课,无论是李叔同刘海粟,还是徐悲鸿林风眠都重视写生。乃至于建国后中国引进苏联油画体系,仍然把写生当做是绘画的重大课题。

新中国第一批较有成就油画家徐悲鸿写生练习

董希文罗工柳为代表的新中国油画采用苏联直接画法的方式酣畅淋漓色彩表现

写生油画在中国的尴尬现状

如果说今天的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存在着大量的油画教学的话,恐怕只有中国了。

今天油画写生在中国美术教育界发展到今天,遇到了古今中外前所未有的尴尬局面。能直接通过写生画出好作品的自然是高手,然而真正这样写生下去结果令人堪忧。

其一,油画写生在中国被模式化。中国有着世界少有的教育体制,即官僚资本主义结合的应试教育体制,一套上行下效,等礼膜拜的官僚艺术衙门无形中,使得,中国高校的油画写生教学,始终以一种苏联油画体系的模块在进行,一代一代反哺式教育,很难脱离一种模式,个别画家即便已经脱离,也无可奈何。苏联的油画技法,是俄罗斯艺术被集权化之后,形成的一套所谓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表现形式,以政治宣传为创作目的,其表现形式粗犷单一,其材料技法也直接简单,其精神内涵更是与当年的写实主义艺术家相左。由于历史原因如果我们系统引进了苏联绘画体系,引进了也就引进了。这是历史的遗憾,政治家的败笔。但我们要知道,正统的油画传统实在欧洲,在意大利法兰西西班牙甚至德国英国。正如书法是源自中国,如果一个洋人有一天骄傲地对你说,我在日本学的是正宗书法,你会作何感想。那么欧洲人看我们学苏联画油画也是同样的道理。这也是为什么我提议中国油画教育必须“去苏派化”的原因。“去苏联化”是为了追本溯源,我们美术学院,我们的油画院,我们的民间组织,优秀的艺术家,责无旁贷,这是第一要做的。

其二,油画写生教学在中国已成盲目化,在我国很多出现了很多优秀的写生画家,但刚才上文中也曾经提到,写生不不可以盲目的,目的性必须明确,才对得起自己付出的经历财力。恰恰相反中国大部分的油画从业者,包括很多教师学生,仅仅是通过写生来锻炼一种所谓的“写生能力”,写生出来的作品,即不能形成作品,也不存在积累素材进行创作的雄心。久而久之不断地练习重复错误既不提高能力解决问题,也画不出够力度的作品。抑或是停留在一个段位,所画作品油滑甜俗,从不在意自己画这张画的审美情趣在哪艺术高度深度又在哪?表演成风,写生成瘾,成了名副其实的“油画写生神枪手”和“油画写生小达人”。这种情况比比皆是,不屑列举。

其三,油画写生教学在中国形成产业化。中国之艺术教育形成了产业链,一个由藏家画商拍卖行名教授导师学生以及画材商组成的产业链,牵一发而动全身。学院里上行下效,考前班奉写生为圭臬,收藏家冷吹热捧,拍卖行良莠不齐,名教授引领风潮,名导师蔚然成风,学生们盲目跟风,画材商打造市场。做出了一个个写生高研班,写生进修班,似乎学油画比写生,不写生不油画的,怪圈。仔细想想,美术史上的有那个时代是像中国这样出现大量的盲目派写生画家的。历史上没有这个节点,这证明我们的这种写生已经走上了一个永动机式的产业链,在资本的驱使下,大家以艺术为名,传道授业为名,大师反哺老师,老师反哺学生,学生反哺学弟学妹,生生不息......正如朱其老师讲,中国的学院写生都如同一个个太极拳票友俱乐部,所谓油画教学的就是写生票友俱乐部,产业链已经形成,一语中的。

其四,油画写生教学在中国被妖魔化。在学习西方油画的过程中,我当然承认写生的重要性,通过写生,我们掌握了西方绘画基本的材料技法,提高了观察能力和创造力。也可以用于积累素材和锤炼绘画语言。可以说西方写生油画的精髓在于两个方面,一个是科学理性的熟悉材料掌握技巧的过程,还有一个是训练基本观察力洞察力锤炼绘画语言,是理性和感性的双重训练。当场写生可以说是西方绘画与东方绘画在理念上的巨大差别,在西方绘画教学中理应得到重视。但是如果把油画写生看成是油画创作的至高无上的不二法门,那也是不对了。曾几何时,西方的很多绘画大师,同样通过临摹和长期的油画创作来练习技巧发散思维锤炼自己的绘画表现力。从这个角度讲写生在中国目前的重视程度远超过了临摹与创作。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没有能够追本溯源掌握西方传统绘画精髓而又缺乏创造力的根本原因。我们把写生半成品油画当成了一种常态,把写生画得好的画家奉为至高无上,导致我们很难从这种草稿常态当中自拔出来画出更好的东西。

每年各色体系的油画高研班,到处沿着一条所谓的正规路线正在千篇一律的走着一条漫无目的的不归路。

能通过这种方式画出精品来的可谓是凤毛麟角,这其中的奥妙,就在中国特色写生油画的教学弊端中。

首先所有的艺术创作要有思维这是最核心的其次是方式和技巧,所有的写生都需要有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还是为了纯粹积累素材,亦或是有其他目的。我想大部分人是走在一条你情我愿上行下效自娱自乐自欺欺人的产业链中而无法自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蒙在鼓里的个中滋味细细品玩。

【鲁评】这种现状当然有更深层的原因,在这里也不便剖析的鞭辟入里。只是浅显的列举这样的现象,使从事中国特色写生油画教学的诸位大师班高研班进修班提高班诸君须知。我们从事这个工作难以回避这个尴尬的现状,冷军老师是一位非学院派出来的,世界级优秀的画家,是超写实油画巨擘,同时也是写生专家。今天所做的人物写生教学示范更是十分精彩,冷老师与笔者也有过几次交流,很多观点虽然不同,但冷老师的实践精神值得每一位油画从业者的敬重。他尊重传统追本溯源,不慕时尚潜心研究,淡泊名利低调做人,十年磨一剑终于闻名四海却依然不忘初心,为学生做了一张精彩的示范。让那些自命正统抱残守缺尸位素餐误人子弟的“笑长叫兽”们情何以堪,也是那些不懂写生意淫绘画纸上谈兵的评论员的哑口不言。

冷军老师是少数几个了解写生技巧和奥妙以及画到什么程度可算是作品的画家之一。其写生作品虽褒贬不一,我认为就算是拿到一百年前的法国学院也不失为佳作

国内某某美术学院某某教育部某某专家如果不想抱残守缺误人子弟,赶紧解放思想,放下所谓“正统苏联”油画”的架子(还是那句老话苏派油画和日本书法一样正统,你懂得......),让写生真正成为有法可依,有序有趣的学习好途径,真正帮助解决创作高度上来。

冷军老师一张通俗易懂的写生美女,或许不是什么至高无上的艺术精品,但它至少告诉你两件事,第一,抱残守缺的苏联体系油画教学在中国已渐渐失去其魅力以及统治的合法性,今后将是一个教学上追本溯源创作上百花齐放的时代。也就是一个洋人决定要学日本书法还是中国书法的无解命题。其次,在中国特色油画写生的调教下,如果美术学院不能成功引导我们如何成为一个艺术家,最起码也要教给我们油画的基本技术。如果没有先进的技术传授,起码有先进的思维意识和审美素养。在学习西画的人群当中如果人人都以成为“油画写生小达人”为毕生之追求,那么某些画院号称的“油画王国”将会永远是一片荆棘丛生蔓草遍野的荒蛮国度,不会有鲜花盛开,更不会有参天大树。

谨以此篇,献给中国特色油画写生体系下的“油画写生小达人”和他的徒子徒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