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全山石 > 徐芒耀和他的导师泉山石学习绘画的过程受到人们的钦佩和钦佩。

徐芒耀和他的导师泉山石学习绘画的过程受到人们的钦佩和钦佩。

1979年,他的导师泉善时带着徐芒耀和他们去辛强写生。

这次新疆之旅不仅给我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也把我们的油画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透过火车的窗户,窗外摇晃的戈壁沙漠和胡杨树,明亮万里无云的天空,甚至远处山上的一块小石头,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能见度很好,紫外线照射在阳光下,颜色反应如此清晰,细微的颜色变化也可以看到。所有这一切立即俘获了南方仍感到震惊的老师和学生的心。

我一到新疆,我的老师泉山石一开始就很兴奋。他告诉学生们油画媒体本身擅长展示丰富的色彩。新疆人在外形上与欧洲人很接近。在色彩上,看到新疆的色彩,我感觉到了欧洲、蓝天和绿色的大地。这些颜色是油画最合适的元素。因此,它充满了激动人心的绘画主题、鲜艳的色彩和明亮耀眼的光线,是“亚欧洲”油画材料的宝库。然而,最令人兴奋的是,这里的人们可以直接从生活中捕捉图像,用感情从生活中汲取,把绘画当成写日记,并快速记录你对生活的感受和理解。

当你真的想画画并且有激情的时候,你实际上可以在那个时候流畅地画画,效果往往更好。徐芒耀从他的导师那里感受到了这种感觉。

一天,一个约会模型没有来。我的导师全山石说我等不及了。他带他们去市场寻找草图模型。老师看见一个卖瓜的老人:红鼻子,小眼睛,戴着毡帽。他认为图像很好。他走上前去和他交流。几句话后,他开始在西瓜摊边工作。老师首先进入状态,把画框放在地上,跪在地上,开始画画。

当时,他们被徐芒耀惊呆了,完全被导师的投资吓到了。老师和卖瓜的老人一边画画一边聊天,所以老人一直保持着那种饱满的精神。他画了两个多小时,完成了《卖瓜的老人》的工作。

感染了徐芒耀,他们对素描投入了更多的热情。同时,每个人都对新疆导师采用的快速绘画方法感到好奇。

在一次经验交流中,全山石表示,他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并希望改革他以前的创作方法和习惯,使用一种新的、更自由、更简单的绘画语言。

事实上,在去新疆之前,泉山石参观了敦煌,并被这个中国传统艺术的宝库深深地打动了。敦煌壁画为他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新途径。

老师介绍了敦煌壁画的特点。有两种主要的方式来展示他们的图片:一种主要是线性的和平面的;还有一种身体经常被忽视,主要是身体。敦煌几个洞穴里的壁画都是这种类型,它的表现完全与西方油画融为一体。他认为敦煌壁画不同于中国传统的“水韵墨印”绘画,保持了民间艺术独特简单的写意风格,他觉得这种风格的运用可以发挥一种新的、快速创作的油画技法,将中国传统的水墨特别是笔触与自己的绘画相结合,同时注重绘画中的书写,具有大面积平面绘画的丰富色彩和不受尊严和伸展限制的“书写”风格。后来,它真正成为泉山石油画的最大特色。

在徐芒耀眼里,泉山石是一个对自己要求严格的老师。

徐芒耀记得他刚进学校,有一次在长期作业班的全体老师的人体素描课上,内容是画一个老人背对着它站着的人体素描。

泉山石看着徐芒耀的作业说:“你有两个问题。”

“怎么了?”

“你拉得不正确。我想看看你怎么做得好,这两条腿看起来像两条带鱼。”老师说着离开了。

像带鱼,这是什么意思?徐芒耀认为带鱼不柔软,这表明两条腿没有涂上力量。检查腿部的解剖结构时出现了一个问题。找到原因后,徐芒耀尽最大努力修改两条腿,做得很好。老师走过来皱起眉头说,“你的背不太好。”

徐芒耀已经为这个背部问题画了一整天了,但是感觉还是不好。最后一天,老师对徐芒耀说:“还有一个小时。哦,最后一课结束了。我将在20分钟后来看你。在我做好背之前,你的画会失败。”

徐芒耀有点傻。老师仍然没有告诉他问题是什么。他仍然让他自己找到它。突然,徐芒耀想到了一个问题。模特站得很高。她背部的转折点有问题。她没有直接面对转折点。每个部分的转折点是不同的。徐芒耀跑到模特的后面,蹲在下面,抬头看肩膀转到哪里,肩胛骨转到哪里,腰怎么转,骨盆怎么转,看了几分后回来画画,然后调整了一下画面。

这一次,老师看着它说,“这幅画是对的。”

向泉山师导师学习的过程充满了严峻的考验,每个学生也是如此。徐芒耀发现,每天中午吃饭时,几乎所有从研究生教室出来的人都很难过,而且一路上都在努力思考。

你的问题解决后,导师也不会表扬你。只要他不出声,就意味着你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我听说在苏联美术学院,老师很少说话。他们都当场给你看了。然而,全山石并没有当场修改学生的大部分作业,通常是从头到尾,很少在课堂上修改。然而,正是这种提问和让自己分析和解决问题的教学方法实际上训练了学生仔细观察和仔细思考。

这在徐芒耀将来成为教师后尤其如此。有时我觉得当向学生指出一些技术问题时,他们可能不理解。你应该分析问题,让他思考,让他思考。教师应该注意如何让学生学会研究和探索的能力。我们说教育强调“顺应潮流,充分利用形势”,这应该是教学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