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全山石 > 徐芒耀的色彩问题解决方案指导你学习绘画的理念和方法

徐芒耀的色彩问题解决方案指导你学习绘画的理念和方法

徐芒耀在考完研究生后进步很快。他可能经历了漫画创作的磨砺,他的造型能力相对扎实。有了这个基础,在学习和学习油画技法的过程中,我很快就发现了这种感觉,尤其是素描更深入,但我确实在油画的色彩上遇到了问题。徐芒耀对颜色总是感到软弱,而他的导师泉山石对颜色非常严格。此外,在每个课堂作业完成后,老师会检查调色板是否刮干净。如果调色板没有刮干净,老师会要求在油漆前把调色板刮干净。因此,许多学生害怕他。

就在油画课结束后,徐芒耀画了第二幅画,他的导师全山石走过来对他说:“孟瑶,你的颜色有点不对劲。”

这是他考试前提出的问题。徐芒耀问出了什么问题。

泉山石很简单地说:“你的颜色不浓。”

“什么不强壮?”徐芒耀想找出原因。

“这是颜色感知的问题。图片颜色没有出来。”说完,整块石头都走了。导师没有向徐芒耀解释发生了什么事和原因,也没有和你一起分析。

老师每隔一天指导一次。每次我来的时候,我都会走到徐芒耀的画架前,皱着眉头摇着头,说“没办法”,然后我就走开了。

在那段时间里,徐芒耀心情很不好,因为老师说颜色不好,他一直摇头,没有说出任何理由。徐芒耀只能自己分析并找出原因。你说颜色不浓是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困扰了徐芒耀很长时间。它不知道如何开始,也不知道如何克服和提高。我该怎么办?徐芒耀觉得他只能找到一个导师,让他自己分析。他渴望解决这个问题。

一天,徐芒耀在校园里遇到了泉山石,最后鼓起勇气问他的老师他的颜色问题在哪里。老师说,“啊,你画得很好。你的问题出在油画上。你的颜色不浓。”

本来,我想听老师说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结果,导师分析说,“我认为关于颜色有两点。首先,你可以看到它,但你不能表达它。其次,你根本看不见它,当然你不能画它。如果你能看见它,不展示也没关系。如果你看不见,你就不能画画。”然后他离开了。

徐芒耀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心想如果他处在第二种情况,他会不会不会不会画画?你要退学吗?徐芒耀在那里想了半天,问自己是否能看见,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那不是什么,徐芒耀也不知道原因。然而,这个问题让徐芒耀感到非常严重和有点困惑。

徐芒耀对此困惑了半年多,但内心又不甘。在那段研究期间,徐芒耀一直在思考这个颜色问题。

单独看这幅画,似乎使用了许多颜色,但是为什么总的颜色感觉不出来呢?徐芒耀在这个问题上无能为力。为什么尚丁的色彩感一直受到老师的表扬,所以徐芒耀总是观察尚丁的绘画方式,寻找与他的不同之处,却从来没有感觉到与他有什么不同。

这个问题直到1979年全山石带全班去新疆考察写生才得到解决。那一次是徐芒耀。他们出去画一个森林管理员。森林管理员穿着一件冰冷的白衬衫,戴着一顶深红色的帽子,坐在森林前面。徐芒耀认为任林走得太远时,尚丁在灯光下把他的脸涂成红色。回到住处,他按照自己的习惯把作业钉在墙上。徐芒耀故意把它放在尚丁旁边。结果,与他的作品相比,徐芒耀作品的画面变得黯然失色,而他同学最初画的红色似乎恰到好处。这种颜色真的应该用得太多吗?

经过几天的努力寻找,徐芒耀终于找到了关于颜色的“秘密”:亮部和暗部的颜色大多受周围环境的影响,固有颜色往往不够清晰,但暗部亮部的地方的固有颜色相对清晰。这让徐芒耀想起了著名的苏联油画家约甘松先生,他曾在他关于色度学的文章中说过:作为一种半色调,固有的颜色是最明显的,而明暗部分的颜色浓度往往会降低。从那时起,徐芒耀开始注意绘画时物体固有颜色在这些半色调地方的浓度变化。这个长期困扰的问题最终可以在徐芒耀得到解决。

至于如何看颜色,泉山石老师也在课堂上讲过,但徐芒耀不知道它是用来观察人和事物的颜色的。这个方法非常简单。当你看人、事物和背景时,不要一直盯着它们。你看不见它们,但闭上眼睛,再睁开。此刻你看到的是整体颜色、物体的表面、他的衣服和他身后背景之间的关系。通过这种方法,你可以看到你的脸有多温暖和温暖,你的衣服有多冷和冷,等等,并且寻找肤色、衣服颜色和背景颜色之间的关系。其中一个原则是,如果颜色的亮度不清楚,当亮度不清楚时,看看色调,看看温度的变化,温度的变化几乎是同时发生的,看看亮度,这样你就可以比较它们。

徐芒耀使用了这种方法,绘画和思考。当泉山石的导师再次看了徐芒耀的绘画练习后,他没有进一步的批评就离开了。徐芒耀心里非常高兴。他可能做得不好,但他走在了正确的轨道上。有一次,全山石在评论练习时称赞说:“孟瑶,这几件事,啊,你好像在进步。”从那以后,导师再也没有提到过徐芒耀的颜色问题,直到毕业才提到。

徐芒耀也从这个时候学到了解决颜色问题的方法,那就是老师为自己使用了一种引人注目的教学方法。在他指出你的问题后,他并不关心你,而是希望你自己意识到这一点。在某些情况下,仅仅教学生如何解决问题是不够的,因为会出现各种新问题,学生不能自己找出原因并解决问题,这绝对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办法,也不是教人们如何钓鱼的好方法。由此,徐芒耀认识到,事实上,任何微小的改进和变化都不仅仅是技能的发展和长时间的发挥,而且是在遇到或发现问题后找出原因和解决办法的过程。这种情感将使徐芒耀终生受益,因为艺术教育依赖于研究和发展。

老师对色彩教学非常严格,注重科学与艺术的结合。通过他的训练,徐芒耀受益匪浅。未来,徐芒耀的作品在色彩表达上更加微妙。他说:“整个方法和原则都是从整个导师那里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