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央美 > 杨·王美·胡阿祥教授:在任何事情上改变职业和命运都是很方便的。

杨·王美·胡阿祥教授:在任何事情上改变职业和命运都是很方便的。

我欠我家乡一幅画,但是因为我错过了,我就把它给了我的藏族家庭。不相信命运是没有用的,不管它是谁。

虽然我是版画部的负责人,但我从来不是一个一心一意的版画制作人。就在基金会部门拉票后,我说:印刷部门在中美洲是犹太人,据说非常具有煽动性。印刷系首次成为中美洲学生中最受欢迎的系之一。

我说印刷商的最大优势是他们可以很容易地改变职业。什么都能做,什么都做得最好。